全磁悬浮人工心脏,确实是患者的福音

Posted by admin on 7月 30th, 2022

国家心血管病中心主任、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院长胡盛寿院士在本次重症心脏病大会上,胡盛寿院士还发表了题为《中国心力衰竭外科治疗:人工心脏时代已来临》的主题报告,他认为:尽管在过去的20年当中,心衰的药物治疗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总整体上它不能够逆转心室重构,对晚期心脏病的患者,除了选择去做心脏移植,别无他法,而心脏移植无论是从供体来源受限,还是它本身术后的大量治疗和后续值得关注的各种并发症问题,都使得这项技术本身也是受到了极大的限制。

心衰患者剧增人工心脏补位直径像一颗蛋黄那么大,厚度不及两个指节,就像个小电机,还连着两根管子和一根线……记者眼前的这个闪着金属光泽的部件,就是目前世界上最小的磁悬浮人工心脏CHVAD。

当患者处于心力衰竭终末期时,必须进行心脏移植才能维系生命。

年,一颗直径50毫米、厚度26毫米、重量不到180克的全磁悬浮人工心脏研制成功。

同心公司独创微小型完全磁悬浮离心式人工心脏技术概念,完成了包括基础专利在内的一系列技术创新。

目前,该产品的相关基础技术获得了包括美国、欧洲、日本专利在内的国际专利保护。

患者病情非常严重,已经到了心脏病晚期,随时可能有生命危险。

已经有越来越多的病人通过植入人工心脏得以存活,后期恢复地也相当不错,可以说我国自主研发的人工心脏是相当不错的,也希望以后更多的病人能受惠于人工心脏。

何鑫的主刀医生是中国工程院院士,阜外医院院长胡盛寿,何鑫身体里的人工心脏是我国自主创新的人工心脏,被医学界亲切的成为中国心。

何鑫由于心脏问题,经常感到身体软绵绵、没力气,有时呼吸十分困难,只能躺在床上休息。

月19日,叶先生入住阜外医院深圳医院CCU病房,查体显示患者心界向两侧扩大,入院检查显示叶先生肌酐、总胆红素指标均异常,进一步明确诊断患者为扩张型心肌病合并二尖瓣重度返流、心力衰竭、心功能Ⅳ级(最严重一级。

不同领域的专家有着不同的观点,对于最终商用落地的时间,目前还没有确切时间。

对那些等不到或用不了心脏供体的终末期心脏病患者而言,人工心脏成为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贡鸣介绍。

同心医疗的人工心脏正处于临床试验阶段,试验规模约20多例,同时正在与美国FDA沟通,日后会在美国进行临床试验。

随着2015年10月HeartmateIII获得欧盟CE认证(后于2017年8月获得美国FDA认证),各项临床试验迅速大规模铺开,并验证了良好的临床效果,至今已有上千名患者受益。

我国自主创新研发的全磁悬浮人工心脏,已成功完成临床试验手术4例、人道主义救援手术3例,总共7例。

**心衰:各种心脏疾病的严重和终末阶段**心衰的危害到底有多大呢?心衰并不是一种独立的疾病,而是各种心脏疾病发展的严重和终末阶段,发病率较高,是当今最主要的心血管病之一,像高血压、冠心病、糖尿病、肥胖症等疾病患者,都是心衰的潜在人群。

****专利概览如下图所示的工作原理图,离心式磁悬浮人工心脏中最核心的部分是悬浮式的转子,在这个人工心脏中,转子的上方和下方分别是电磁体和永磁体在工作中,通过调节电磁铁的磁场强度,将转子悬浮在腔体中,通过调节电磁铁的电流大小实现磁场的变化,从而带动腔体内液体的流动。

这颗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全磁悬浮人工心脏,尽管获得了国际国内同行的高度认可,但目前却只能通过临床试验以及人道主义豁免形式,在少量病人身上获得了应用。

从全球的情况来看,从2006年6月到2018年7月间,有近2.5万例患者接受了心室辅助装置植入。

心脏在人体中就像一个水泵,掌握着抽水和排水。

再者,人工心脏在人体的排异反应,在不同条件下进行机体代谢和活动时心输出量进行的调整(如答主@karonhu所言),对患者今后生活质量的影响,以及外界环境对其干扰也应纳入到考虑的范围。

重要部件出来了,还要整体调整、组装,有许多人工心脏都是在临床试验时以失败告终,所以制造一个适应性强的人工心脏其实是很困难的。

经过13年的艰苦研发努力,终于在2014年6月由德国汉诺威医学院完成了世界首例HeartmateIII的植入手术,并吸引无数巨头关注。

在临床研究方面,CH-VAD植入式左心室辅助系统注册临床试验由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胡盛寿院士担任主要研究者(PI),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董念国教授团队和华中阜外医院程兆云教授团队共同参与完成。

访客留言